用可持续发展理念,撬动一片水源保护区

从广州一路向东北,穿过繁荣的珠三角城市,绿色原始森林渐入眼幕,位于惠州龙门县东北部的王宾村地处丘陵谷地,四面环山。一条大约8公里的生态导赏径,横穿村边上的山体而过。山上的一处泉眼中,涓涓泉水不断涌出。
 
七夕这一天,廖志强如过去的十几年一样,吃完晚饭便往山上的嘉泉泉眼出水口赶,虽然只是傍晚6点,他还是知道自己已经来晚了。七夕取水的队伍已经从山上延绵而下,盘旋了半个山腰。七夕取嘉泉“仙泉”水的习俗在王宾村代代相传,祖先村民相信喝了这天的仙泉可身体健康、延年益寿。而在廖志强看来,除了习俗,他更信任的是嘉泉的水质。

 

用绿障围起的水源生态圈
 

2012年,在外打工的廖志强了解到达能正在王宾村开展水源保护项目,毅然加入了达能龙门可持续发展团队,成为一名可持续发展专员。“嘉泉的’仙泉’特质是大自然的馈赠,然而保护这一眼泉水本来就是我们原住村民的职责。”廖志强表示。
 
廖志强每年七夕都会上山取水,而这已经不仅仅是当地人的传统习俗,不少其他地方的游客都慕名而来,一方面是被“仙泉”和有趣的习俗吸引,另一方面也因这里青山绿水,阡陌纵横的优美自然环境。
 
从2006年决定投资嘉泉开始,达能便同时启动了龙门可持续发展项目。在嘉泉外围200亩的集水区,与当地村委合作规划了三道水源保护绿色屏障。一级、二级、三级三道不同级别的水源保护区内,密密麻麻种植了树木,并严格限制工业和其他耕种活动。如今,嘉泉泉口周围的200亩范围内,全是葱葱郁郁的生态林。
 
生态龙门项目采用了尊重、保护和恢复三部曲来达到保护和恢复嘉泉流域生态系统的目的。

 

“种出来的“生态无污染土壤 

龙门嘉泉处于东江流域的中游,达能在龙门的项目正是希望通过生态种植促进环境保护和社区发展。例如,村民廖警东看似简陋的生态农庄后院,就隐藏着达能龙门生态项目的“小利器”。

在农庄后院的平房门口,整齐堆放着回收的废旧纸皮、树叶等,推开门,里面是层层铺开的正在发酵的生态肥料。通过与广东省绿芽乡村妇女发展基金会合作,达能在王宾村推广生态有机肥料。
 
廖警东是村里出名的从城市回归农村的创业青年。近年来,他一直在达能和绿芽的支持下,投身生态农业发展。廖警东捧着一块将近发酵完成的“肥料”菌团,仔细的剥开表面白色的一层生态菌种:“这些就是肥料里面最有价值的成分。市面上一顿肥料需要1000-2000元,这种生态有机肥不仅价格便宜,还能大大减少农产品和土壤受化肥的污染危害。”
 
廖警东表示,近些年,通过达能的环保生态概念灌输,现在王宾村里有一群志同道合的年轻人正投身到环保生态农业种植的事业里。“我们计划用2-3年,在全村推广生态肥料使用,希望通过这样的方式能更好保护这里的土壤。” 
 

 

让生态社区成为水源最好的守护者 


嘉泉流域向环境友好型生态社区的发展转变,其关键因素在于社区生产生活方式的转变,政策和管理的支持,以及技术与实践的推动。

通过流域综合管理的社会创新模式,可以提高社区自主管理的能力和意识,在生态环境改善的同时,帮助提高嘉泉流域各社区的民众收入,逐步降低由非生态友好型生产带来的收入比重,提升通过引进和实践具有附加价值的生态友好型生产活动增加的收入。从而,与当地社区民众共同探索出一条兼顾经济与生态保护的可持续发展之路。
 
“希望这个项目点的生态尝试,能够为流域保护积累经验和提供参考。水生态保护是一件很复杂的事情,单个企业的力量也很有限,我们希望通过我们有限的力量为水生态保护做出力所能及的贡献。”达能中国饮料总裁陈奕颖表示。
 
事实上,达能为了构建生态社区,做了多方的探索,包括搭建了一条大约8公里的生态导赏径,汇编动植物志和生态寻宝图。这条生态导赏径建立至今已经承接了许多次自然教育活动。
 
在社区开展“社区生态导赏员培养计划”,把开展自然教育的能力与技术交还给社区村民,既提高村民的生计,同时也将流域也转变成为生态公园。
 
“我们的经验是,要创建可持续的治理模式需要做到两点:共营与共赢;第一个共营是共同营造,我们无法避开流域内社区和村民的存在及其发展需求,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发展适合当地社区历史、习俗、自然条件等等的生态产业,并且慢慢地把生态产业转移到社区村民的手里。”陈奕颖说。